60年前 人类首次从北坡登顶珠峰 – 山西新闻网

60年前 人类首次从北坡登顶珠峰 – 山西新闻网
60年前的5月25日清晨4时20分,王富洲、贡布、屈银华3名平均年龄仅有24岁的勇士,从西方爬山者眼里“连鸟也无法飞过”的珠峰北坡登顶。我国人第一次站在了国际最顶峰珠穆朗玛峰之巅,这也是人类初次从北坡登顶。  60年后的5月25日,珠峰仍然高耸,2020珠峰高程丈量爬山队队员们正战胜重重困难,向峰顶建议第3次冲击。国际期待着,他们为人类揭晓“国际高度”新答案。  60年间,我国珠峰攀爬史留下了许多荣耀的姓名,这些姓名中有为国攀爬的勇士,也有越来越多一般人的面孔;60年间,这座山与这些人的故事,为我国体育史中关于精力、荣誉、惠民与调和等主题写下了生动的注脚。  1960年5月25日,诞生仅有5年的我国爬山队,完结了从北坡登顶国际第一顶峰的豪举。这次攀爬,是在我国面对严峻经济困难和严峻交际局势下,一次特别的国家使命。“全国人民都在注视着咱们。哪怕只要一个人,咱们也要登上去。”回忆起60年前那场攀爬,登顶勇士之一贡布这样说。那时,爬山队没有先进的技术装备,没有提早铺设好的维护绳,没有老练的攀爬道路可参阅,甚至连从日喀则到珠峰山脚下300多公里的路,都是攀爬前暂时修好的。  而在海拔8000米之上,王富洲、贡布、屈银华和刘连满4位冲顶勇士的豪举,更是成为我国珠峰攀爬史上的史诗——在经过几近笔直的岩石壁路段“第二台阶”时,刘连满甘当人梯,让队友踩着自己的膀子,经过了这段无法跨越的“通途”。时年27岁的刘连满因体力不支写下遗书,留在海拔8700米处请队友持续完结登顶使命。在距峰顶还有52米时,王富洲等3人氧气耗尽,仍然没有中止脚步。  总算,他们抵达了攀爬之路的极点。  便是这几个二十岁出面的年轻人,简直付出了生命的价值。刘连满在无氧状态下挨过了一夜,王富洲体重从攀爬前的160斤掉到了101斤,屈银华冻伤的十趾和脚后跟下山后被全部切除。他们换来的,是举国欢庆的一个前史定格,是艰苦年月中一个民族的期望!  自1960年以来,爬山,尤其是珠峰爬山,成为我国体育完成国家荣誉、激起民族精力的一个渠道,一面旗号,一种呼唤。  1975年,9勇士再登珠峰,初次测得珠峰8848.13米的高度数据,藏族爬山家潘多成为首位从北坡登顶珠峰的女人;1988年,中日尼联合爬山队完成珠峰南北双跨;2008年,北京奥运火炬在珠峰峰顶传递,一团以“愿望”命名的火焰,在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度让愿望照进实际,为奥林匹克运动史留下光芒一幕。  现在,珠峰之上的纪录,简直已被全部发明和更新。登顶珠峰已不再是专业爬山者的专利。2003年,我国首支民间商业爬山队成功登顶珠峰。由我国西藏培育的本地高山导游把在传递中演练老练的安全保证形式应用到商业爬山运作中,使珠峰北坡的商业攀爬形式日渐老练,也招引了大批一般爬山爱好者走向国际之巅。除了商业攀爬者,大学生爬山队也有了登顶珠峰的时机……  时下,承当国家使命的2020珠峰高程丈量爬山队和一般爬山者正一起为各自的登顶方针尽力。一起,他们也一起承当着另一份职责——维护珠峰环境。西藏自治区体育局局长尼玛次仁说:“现在,珠峰已建立了完善的环保机制,保证爬山者除了足迹,什么都不留下。”  曾登上过国际七大洲最顶峰的王勇峰说,“60年来,我国专业爬山现已取得了巨大的成果。今日,新一代爬山人现已走上了新的前史舞台,我国人永不停歇的攀爬精力也将持续传承下去!” 据新华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ookmark
required required
web